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玉清香

此博之记录皆为平常之琐碎,此博之来往皆为真诚之博友,勿言其他,请彼此尊重。谢绝转

 
 
 

日志

 
 
关于我

此博之记录皆为平常之琐碎,此博之来往皆为真诚之博友,勿言其他,请彼此尊重。谢绝转载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情海苦涯 回头是岸 (原)  

2010-05-07 17:43:33|  分类: 墨玉乱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30多年前的那个冬日的傍晚,我带着母亲温热的体温来到这人世间,母亲不顾产后的虚弱,从头顶摸到脚趾,对父亲说:“这娃长的很齐全,很健康,放心吧。”

   恍惚20多年过去了,我竟然发现我的心没有了。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我已经没心了,只是某一日,在外边闲逛,我竟然飘忽忽的飞起来了,当时骇住了我,脚挂在半空,我一摸,竟然没有心跳,原来我的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了,胸腔里空空的,所以我才能飞起来呢。所幸我也就飞到那一人的高度也就停止了,“俺麻呢叭咪哄”我念一句咒语,就回到了地面上。

    接下来的几年,我也就偶尔有那么一两次的飘飞,都是在没人的情况下,偷偷摸摸的飞,而且不再害怕了,10几年过去了,竟然没有人知道,我是没有心的,我是会飞的。就是同床共枕的老公亦不知情。

   那一日,我在我们家的院墙外边的菜园里,择菜,当时菜园里瓜红叶绿的,风景是这边独好,走过了一个人,是个男人,我们就天南海北的胡扯乱聊起来,这一聊,竟然聊得日也灿烂 ,月也朦胧;山也清了,水也秀了,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于是乎,我拉了他的手,“我带你到天上去玩玩吧。”我半屈膝,伸直胳膊,脚就离地了,我就开始往空中飘去,结果他却扯开了我牵的手,“天上太危险,也没什么好玩的,我要回家了,家里还有妻儿,父母呢!“说着,就真的转了身,走了。我望着远去的背影,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就淌了下来,在空中猎猎的风吹下,几乎冻僵了我的脸。

    这一次,我感觉和以往的飘飞不同,竟然飞的比以前要高,而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俺麻呢叭咪哄”我狂念着咒语,咒语竟然不灵了。我开始怕了,发现自己竟然控制不了了,难不成,这次我是真的要飘走了吗?

    当我飞过我家院墙的时候,我看见老公正好从屋里走了出来,一抬头就看见我在飞,“你飞天上干吗呀?那么危险,你快下来。”

    “我下不去了,老公,快救我,你快救我。”我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你那聪明的人,怎么就能让自己飞天上去呢?”说着,他就开始往上窜,很想飞起来的样子。

 “没用的,你飞不起来的,我和你是不同的,我是没有心的,我的胸腔是空的呀!”

   “你的意思是没了心,就能飞起来吗?那好,我去把心掏了,和你一起飞。”说着,他就奔屋里去了。

  “老公,你别掏啊,你可千万别把心给掏了,你没有心了,我可怎么办呢------”我在上边鬼哭狼嚎的叫,“老天,我知道错了,你快给我想个办法吧,你让我下去吧,我再也不飞了------”

   “呵呵”,我听到了笑声,一抬头,笑弥勒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如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把就拉住了他:“笑弥勒爷爷,你快想办法呀!”

   “俯耳过来,我教你一句定身咒语,这次,你可要牢记呀。”笑弥勒朝我招着手。

   我点头如蒜捣,记着,记着,赶紧把耳朵贴了过去。

   笑弥勒在我的耳边念了一句咒语,就忽悠不见了。

“谢了,谢了”。

  我也顾不得其它了,狂念咒语。

   结果我基本是从天上给摔了下来,爬起来,就往屋里冲,“老公,老公。”

  老公正在满世界的找刀呢,见我冲了进来,一把就把我揽在了怀里,“你可下来了,你真是吓死我了----”我看到他竟然流泪了。我伸手就往他胸腔里摸,那“咚咚”跳的心还挺欢快。“还好,心还在,心还在------”

  “情海苦涯,回头是岸。”这是笑弥勒留给我的定身咒语,以后每次临出门,我就把咒语念两遍,那次飞上天的感觉真的不好玩,还是地面上塌实呀。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