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玉清香

此博之记录皆为平常之琐碎,此博之来往皆为真诚之博友,勿言其他,请彼此尊重。谢绝转

 
 
 

日志

 
 
关于我

此博之记录皆为平常之琐碎,此博之来往皆为真诚之博友,勿言其他,请彼此尊重。谢绝转载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叩问 (原)  

2011-05-06 10:35:00|  分类: 墨玉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竟然又住在了老屋里。老屋对于我永远都是黑夜,永远都是后背抽着冷风。

   姥姥偷偷地向北屋走去,似乎不想让我发现,在黑的夜里,我虽然恐惧着,寒战着,却还是好奇地跟在她后边,偷偷地去看,一如当年。

   在北屋前的廊下,姥姥跟小舅妈对跪在火盆前,火盆里烧着的是呜咽的冥纸,那火光一窜一窜的,有些狰狞,映着两个人的脸,不很真切,白蒙蒙的一片,院子里是永远的杂乱,灰败,我一直弄不明白,住在这个老屋里的究竟是些怎样的人,他们到底有怎样的灵魂?而我那些孩童时代有很长时间也是住在这里的,那么是不是同这院子一样,我也是有着同样杂乱不堪的灵魂?

    小舅终于也去了?!解脱了?!我“嗵”地一下,双膝就跪了下去,姥姥听到声响,抬头看到我,急急地对我说:“这里不关你的事,快回去。。。。”

   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么?真的能不关我的事么?真的有理由不关我的事么?我伏下身子磕了个头,又伏下身子再磕了个头,千回百转中,整个肺腑间被满满的悲愤添堵着,几乎不能呼吸,当第二个头直起身体的时候,直直地伸出胳膊,用食指哆嗦地指着她俩,歇斯底里地对她们哭喊着:“就你们这些坏心眼子,就你们这些坏心眼子。。。。。”

     她俩似乎愣住了,然后一脸羞愤地站起来,朝我走了过来,在错过我的时候,就听小舅妈对我说:“没有钱,我有什么办法?”

     没有钱?!那个下着大雪的冬天,那个小舅躺着的医院里,她就说着这样不负责任的话,而且她永远都是这个理由,这个可恶的坏女人,她能给她儿子买车,整房子,却不能给自己同床共枕的丈夫付医药费,虽然小舅也是可恶的,也是罪有应得的,可是这个女人也是坏的,也是坏心眼子的。

    自从那最原始的罪恶开始,面对每一次死亡,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跪下磕头,每一次,当额头碰触地面的时候,我总是反复地叩问我自己:“人是有良心的么?”而每一次磕完头,站起来的时候,我就会反复地告诉我自己:“这个世界是有报应的。”

   那么什么时候轮到我?

   她俩错过我,不留任何感情地走了,我仍然跪在地上,几乎崩溃地哭喊着:“就你们这些坏心眼子,就你们这些坏心眼子。。。。。”

    有人推我,一下一下的,我不能动,僵硬着,依然喊着,声音却喏喏了下来,大脑透出那么一丝的清醒,泪却顺着眼角滑了下去。

      又是一个梦,身边的老公,推了我几下后,见我不喊了,他就转过身,继续睡了,看来我又打搅了他的睡眠,他心里肯定厌极了,任是谁的身边守着一个隔三差五就在睡梦里哭着喊着让人无法安心睡觉的老婆,大概都会腻歪吧。

    泪眼朦胧中,看着他的后背,已经清醒了很多,身体也能动了,我也转过身,背对着他,泪就沿着一边淌下去,脑子里空空的,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夜里几点了,嗓子里一丝哽咽,胸腔里一阵哆嗦,呼出一口气,那胸腹间堵满的不能呼吸的悲便被打散了,这时候才算是彻底地清醒过来,抬手从床头上抽出几张面纸,把脸擦干净,拢拢被,不哭。。。。。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